bitfinex

              bitfinex > 情感 > 婚姻 > 倾诉 > 同居十年进“围城”,怎堪同床异梦情已逝

              同居十年进“围城”,怎堪同床异梦情已逝

              bitfinex www.bbpzp.com bitfinex 2020-02-27 13:40:00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施文军如此“不近人情”,两个大舅哥又急又气,杨柳更是天天跟丈夫怄气,可无论她怎样闹腾,施文军就是不松口。

                重庆一中年男子将自己的二婚妻子捅倒在血泊中……血案发生后,亲友及邻居们都震惊不已:这对新婚夫妇是在同居10年后才走进婚姻的,按说两人都人到中年,结婚不会草率,但究竟是何原因,使得丈夫痛下杀手将新婚妻子残忍杀害?不尴不尬的“中年婚”现象一时引起热议——

                离婚男女互诉衷肠

                施文军是重庆北碚区澄江镇人。在北碚一家建材厂上班的他与同事杨柳结婚,随后生下两个儿子。2003年初,因工厂效益不好,他与妻子双双下岗,一家人陷入困境。因生活上的窘迫,让原本恩爱的夫妻两人开始为了一些琐事而争吵。

                妻子的母亲突患癌症,急需8万元做手术。杨柳的两个哥哥四处借贷仍然差钱,他们希望杨柳夫妇能出4万元。此时,施文军手中有5万元存款,但他下有两个儿子在读书,上有两个老人要赡养,父亲还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为防不测所需,他最终表示只能拿出2万元。

                施文军如此“不近人情”,两个大舅哥又急又气,杨柳更是天天跟丈夫怄气,可无论她怎样闹腾,施文军就是不松口。不久,杨母不治病亡,悲痛之余,杨家兄妹将施文军视为祸首。在两个哥哥的鼓动下,次年5月,杨柳抛家别子决绝与施文军离了婚。

                岳母的去世和妻子的离去,使施文军饱受折磨,大病了一场。施文军病好后,把两个儿子托给弟弟一家照料,自己就跟父母及亲友借了5万元钱买了一辆二手小货车在市区跑起了零?;踉?。

                想到就是因为没钱才使这个家支离破碎,施文军开始疯狂挣钱。他手机24小时开机,只要接到客户电话,无论刮风下雨、白昼黑夜都随时出车,累了就在车上躺一会儿,饿了就到路边小店随便买点东西吃,甚至多次因疲劳驾驶发生事故受伤……

                施文军接到一个电话,让他到北碚火车站运一批货到北山批发市场。雇主叫贺玲,是一个女批发商。施文军把货运回店后,见贺玲一个人忙进忙出,便热心帮她卸货。交谈中得知,时年32岁的贺玲5年前因所在公司倒闭自谋职业,在朋友的帮助下在北山小商品批发市场做塑料制品生意,因整天忙得顾不了家,丈夫对她非常不满。经过冷战大半年后,她与丈夫协议离婚,女儿归她抚养。离婚后,贺玲把女儿托付给住在郊区的父母,全心忙于生意。

                讲起这些,贺玲禁不住擦起了眼泪。同病相怜,让施文军对贺玲顿生好感。他的热心、能干也让贺玲十分欣赏。此后,再给贺玲运货时,他随叫随到,格外上心,每次都主动帮她装货卸货,让她省心不少。为表示谢意,贺玲时常请他吃饭,或者送一些袜子、衬衣之类的礼物。每逢节日或天气变化,他们就互发短信问候一声。两个在感情上受过创伤的人,在互相慰藉中越走越近。

                正在外地进货的贺玲忽然接到母亲电话,说女儿姗姗发高烧,去医院又打不到车。贺玲赶不回去,便打电话向施文军求援。没想到,睡得迷迷糊糊的施文军二话没说,很快就开车赶去贺玲父母家,接孩子去医院就诊,缴费、化验、输液……医生说,幸好送得及时,再晚几个小时,孩子就可能烧成肺炎了……

                贺玲对施文军感激不已,一周后,姗姗出院的当天晚上,她在家做了一大桌饭菜酬谢施文军。两个人边喝边聊,互诉衷肠。谈到离婚对自己的打击以及生意上的种种艰辛,两个人都感慨不已,同病相怜的感觉让彼此的心越靠越近。醉眼迷离中,一种久违的激情忽然涌了上来,俩人情不自禁地相拥在一起……

                从这以后,两人走得更近了,休闲时他们经常就着一杯茶、一壶咖啡或一餐饭轻松温馨地聊着。每次,施文军都会默契地留宿贺玲家里。生活上的彼此照顾,情感上的互相慰藉,渐渐愈合离婚带来的伤痛,面对这份迟来的爱,两人都感觉到精神焕发、仿佛年轻了很多。

                怀着对家庭和亲情的渴望,施文军主动问贺玲能否领证结婚?;蛐硎嵌栽俅巫呓?a href="http://www.bbpzp.com/tags.php?m=tags&tag=%BB%E9%D2%F6" target="_blank" class="keylink">婚姻的信心不足,也或许是考虑到各自上有老下有小,怕关系不好处理,贺玲长叹了一声:“以后再说吧。”

                十年不婚渐行渐远

                重庆已经进入冬天。施文军租住的房子空调突然坏了,空调公司迟迟没能上门维修。2月28日,冷得难受的他征得贺玲同意后,搬过去住了半个月??盏餍藓煤蠹亓嵘岵坏盟?,他便退了租房长住下来。作为回报,他以后再帮贺玲运货时不再收钱。

                半年过后的一天,施文军再次问贺玲是否去拿个证,贺玲仍拒绝道:“我们都受过一次感情伤害,对于结婚这样的大事,还是慎重一些吧。我们先这样处着,等以后时机完全成熟了再说。”贺玲的话也在理。而且这些年,她做生意攒下上百万身家,而他只不过是一个收入不稳的货运司机,还要供两个孩子读书,负担很重……想到这些,施文军释然,从此也不再提结婚的事了。

                为表明自己和贺玲在一起并不是贪图钱财,施文军主动提出每个月给她800元作为生活费,其他大宗消费则实行AA制。吸取上段婚姻的教训,他们索性进一步约定:各自的收入及父母子女,也是各自料理,互不干涉。

                以前想结婚时,施文军像个居家男人,早早下班回家买菜、煮饭、搞卫生;即使晚回家,也要提前给贺玲打招呼;到了周末,不是出车,就是帮她打理生意……现在明确了“同居政策”,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既然没有必尽的丈夫责任,落得轻松些。于是,他在家变得不那么勤快了,一日三餐也经常在外吃饭。

                施文军与几个同行打牌,贺玲突然打来电话,让他帮一个客户紧急补发一批货物。天气酷热,又不是自己的生意,施文军不想出车,便推说自己正在邻市跑业务一时回不来,拒绝了贺玲。

                10月中旬的一天,贺玲的女儿姗姗在学校上体育课时不慎摔折了右腿,住进医院。贺玲因生意忙,让他去帮忙照顾。施文军在医院忙前忙后地伺候了几天后,就借口客户催促送货,当了逃兵。他的几个哥们得知这些,都非常羡慕他能享受“丈夫”权利却不用尽“丈夫”义务的逍遥生活。

                对于施文军的种种借口,贺玲多少也有些不快,但她转念一想,两人既然没有正式结为夫妻,就不能要求施文军恪尽丈夫的种种责任,何况她也没有为施文军的父母和儿子做过什么。这么一想,她内心的不快就消散了。

                施文军的大儿子施刚考入大学,一年学费和生活费要2万多元,施文军压力剧增。二儿子施强又考入一所专科学校,学费却没有着落。眼看开学的日子迫近,施文军只好厚着脸皮向贺玲借钱。贺玲犹豫了半天,借了他2万元,但要他写借条。施文军心里不舒服:“在一起都这么久了,借点钱还这么信不过!”

                不过,让施文军稍感欣慰的是,贺玲并没有因为成了债主,就对他颐指气使,两个孩子开学时,贺玲又主动借给他5万元钱……

                施刚、施强兄弟俩陆续大学毕业,父子三人经过一年努力,还清了贺玲的7万元借款。此时,贺玲的女儿姗姗也已大学毕业。

                贺玲的资产已有六七百万,给女儿买房及自己养老无忧了,便转让了店面,过起了“退休生活”。无事之时,她还跟着社区的大妈们学会了炒股。施文军十分羡慕,却无法和她比,每天还是照样跑出租车。

                施文军的大儿子施刚与女友结婚。贺玲的女儿姗姗举行了婚礼。见双方儿女都成了家,施文军向贺玲提出结婚,但贺玲的女儿建议:如果一定要结婚,也得先做婚前财产公证。施文军听了心里有几分不快——这明显是在防自己嘛!但想到结婚要紧,他还是与贺玲去做了公证。

                同床异梦情已逝

                两人去北碚区婚姻管理机关登记结婚。当拿到红彤彤的结婚证时,两人百感交集,风风雨雨同居这么多年,总算有个合法手续,能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但愿以后能平安无事地陪伴到老……

                然而,没想到,他们拿到结婚证后,各种矛盾很快登场了。

                婚后,施文军继续开货运车,每天风里来雨里去,而贺玲除了炒股,就到社区跟邻居打麻将。久而久之,施文军心理有点失衡!一天晚上,他饥肠辘辘下班回来,发现贺玲还没回家,便打电话说:“我在外面跑了一天累得不行,你赶紧回来做饭。”贺玲正在打麻将,便像以前那样让他出去吃。

                如今既然是夫妻了,很多话在施文军嘴里说起来就理直气壮了:“我现在是你的老公,不是来住店的!”贺玲反唇相讥,不屑地说:“结婚不过是个形式,原来怎么过现在就怎么过,别想我伺候你……”当天晚上12点,贺玲刚回到家,施文军就和她大吵一架,此后在一起都互相不太搭理对方了。

                4月20日下午,贺玲的母亲突然中风,被送进医院抢救,她连忙打手机让施文军一起去医院照料。施文军心里还生她的气,便拒绝道:“我这几天很忙,没时间。”贺玲被气得目瞪口呆。此后几天,贺玲在医院照顾母亲,施文军虽然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但想到贺玲结婚后一直不愿照顾自己,也便释然了。

                5月初,施文军因为跑货运太累了,准备盘下小区附近一家彩票店,可30万元的转让金让他犯了难。向贺玲借吧,他拉不下面子,这段时间吵得太凶了……店老板见他犹豫,半带嘲讽地说:“谁不知道你娶了个富婆,还拿不出区区30万?你不要,我马上转让给别人!”施文军脸上一热,生怕对方知道自己与贺玲关系变僵,便赶紧说:“她的钱暂时套在股市,要不钱先欠着,一个月后再给,另给1万利息!”施文军心里盘算着,等过段时间贺玲气消了再向她借钱。

                哪知,店老板不买他的账:“欠钱可以,但是得有东西做抵押,我看你们住的房子还比较大,你把房产证抵押给我,我就让你欠账。”施文军想了想,第二天便偷偷把贺玲的房产证翻了出来,抵押给对方。

                办完转让手续后,施文军辞掉了工作,开始当起了彩票店老板。几天后,贺玲便发现了他所做的一切,哭着与他扭打了起来。

                打完后,贺玲找到店老板:“房产证是施文军偷来做抵押的,你们的协议无效,你把我的房产证还给我,否则我到法院告你!”店老板一听吓坏了,赶紧找到施文军要他还钱??墒┪木睦镉星?他只好哭着向贺玲借,说等赚钱了马上还。然而,贺玲已对他失望至极,一分也不肯借给他。

                6月15日,店老板见施文军仍不现身,手机也关着,便带人找到他并威胁道:“10天后再不给钱,我就去起诉你!”施文军害怕极了。他想找两个儿子想办法,但想到自己做的事实在没脸跟他们说,只好作罢。他甚至想赶紧把彩票店转给别人,可问了几个人,别人最多愿意出20万元,这样一番折腾,他几天要亏掉10万,又令他十分不甘心。

                6月22日晚,借钱无门的施文军失魂落魄回到了家,想再次向贺玲提出借钱。哪知还未开口,贺玲就拿出一纸离婚协议放在他面前。施文军一见腿都软了,马上跪求她说:“明天我再不给店老板钱他就要告我了,念在我们好了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先借给我30万吧……”然而,贺玲冷冷地说:“我是不会借你钱的,你是自作自受……”贺玲想到钱就生气:“幸好当初做了婚前财产公证,要不然我的钱都要被你骗走了,真无耻……”

                施文军见贺玲不但不愿借钱,还这样羞辱自己,面色突然狰狞起来,他猛地爬起身,拿起身旁茶几上的水果刀,歇斯底里地朝贺玲胸口一阵乱捅。

                看着贺玲身下的鲜血慢慢凝固后,满头大汗的施文军惊恐不已一下瘫倒在地,他颤抖着手拨打了110,警方对他实施了拘捕。

                编后:两个人同居10年相安无事,走进婚姻却出现了激烈冲突并且最终发生惨案。这说明,他们结婚后还没从同居的“自由”生活中走出来,都期待继续过自私的单身生活,不愿承担妻子、丈夫的责任,最后才导致悲剧的发生。同时这也说明,婚前同居太久,不一定是好事!

                另据美国专家研究证明,同居时间越长,对感情和当事人的负面影响越大。他们发现,经同居而结成的婚姻,比未经同居而结成的婚姻离婚率要高出46%。因为,同居时间长了,双方自由惯了,不愿再受婚姻的约束,即使进入婚姻,也可能意识不到婚姻的责任,意识不到结婚比同居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与义务,而不懂这些,是很难顺利地在一起过日子的。愿人们引以为鉴,不再发生类似悲剧!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

              bitfinex

              百度|中国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北京纪检监察网|bitfinex注册 | bitfinex平台 | www.baidu.com-百度百科|

              健康遊戲忠告:抵制不良遊戲拒絕盜版遊戲注意自我保護謹防受騙上當適度遊戲益腦沉迷遊戲傷身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備案號:皖B2-2334451本站www.bbpzp.com所有